唯畅新能源 > 北京新能源汽车目录 > 陈光祖:汽车企业的战略应该聚焦R&D,而不是制造

陈光祖:汽车企业的战略应该聚焦R&D,而不是制造

新能源汽车政策背 北京新能源汽车目录 2020年05月25日

长期以来,中国汽车企业成长的传统思路一直是围绕以产品制造为中心的制造基地进行设计、销售、售后和业务培训。我们应该改变这种传统思维。未来,汽车制造业应从供应方布局转型开始。企业的战略应该侧重于研发,而不是制造。

具体到汽车制造业,研发也应该是中心,产品、服务和个性化营销应该围绕研发进行。中国自主汽车企业应该实时考虑战略,敢于在全球市场结构中制造基地,做好自己的品牌。我很好奇国内汽车企业调整了战略思维。在推出一个品牌和一系列产品之前,他们应该把战略规划放在首位。

我曾经参观过丰田。当时,主要生产汽车的丰田公司计划推出高端品牌雷克萨斯。在推出这个品牌之前,他们花了很多年研究市场、产品和竞争对手。上世纪末,雷克萨斯进入美国市场,它的敏捷给奔腾和凯迪拉克带来了冲击。

图1

苹果的开导:以研发为中心

苹果是以研发为中心的成功运营的典型例子。苹果2017年的净利润达到484亿美元,连续三年位居世界第一,但苹果的大多数手机不是在美国制造的。2017年,郑州完成苹果手机产量9866.62万部,成为全球最大的苹果手机生产基地。苹果的制造基地以市场为导向,最专注的研发业务主要在中国。它的成功值得我们考虑。

我参观了富士康在江苏省常熟市的手机工厂,那里大约有50%的苹果手机在中国加工,贴上苹果品牌标签,然后销往美国市场。据说我们的合同制造价格非常低,大部分收入属于苹果公司。苹果公司目前有22万名员工,其中2万人在硅谷从事研发工作,这是他们的工作重点,其余20万人是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营销力量。目前,苹果的股票市值已经达到1万亿美元,远远超过了通用汽车和福特,当然也高于中国的大型汽车集团。目前,苹果公司也在努力创新和开发智能汽车,从专利中获取了大量利润。

阐明苹果的战略可以揭示出,苹果正在研发,而不是制造。如果关注的是制造业,那将与当前的情况大不相同。

相反,特斯拉必须在整个汽车制造链中发挥自己的力量。战线太长,投资太大。规模和利润很难实现。

图2

我国汽车企业需加大研发力度

中国汽车企业对研发的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根据2017年全球500强研发统计,德国巴士公司连续第二年以136.72亿欧元的研发投入排名第一,其次是通用汽车、戴姆勒和丰田,研发投入分别为76.84亿欧元、75.36亿欧元和75亿欧元。博世投资55.8亿欧元研发,在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中排名第一。在研发投入方面,我国汽车企业仍需加大努力。

此外,我想指出,独立汽车公司不需要过分强调积极的设计。在国际汽车行业,大力调整逆向设计已经成为共识,这一点在中外汽车教材中有明显的体现。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汽车行业积累了大量的技能。我们必须学会站在别人的肩膀上,迅速提升我们的竞争力。

图3

汽车零部件大模块化正在鼓起

在当代世界,汽车企业已经是非常边缘化的工业细胞,我们仍在努力为传统观念添加更多内容。随着大规模定制汽车贸易模式的到来,汽车贸易模式将发生变化,直销集合虚拟现实将应运而生。这是大规模定制汽车贸易模式的必然趋势。这种模式已经在繁荣的国家试运行。我也在美国和欧洲做过实验。我相信这种模式将很快成为现实。首先是订单,然后是生产,一辆车,一个模型,这是新一轮以研发为中心的财富集中的最初想法。

随着汽车生产方式的改变,汽车零部件的大模块化正在形成,汽车的平台操作将被稀释。汽车零部件是汽车工业强国的基础。我们应该致力于应用部件的聚焦技术的研究和开发。我们要以改革为先,以创新为关键,以开放为基础,建设以汽车零部件为基础的汽车强国。

本地化是零部件增长的基准。目前,高质量的增长应该作为一个标志。好奇号是为了促进零部件本地化的重点。不再需要像过去那样呆在外面,而是要做扎实的工作。

以日本和德国为例。这两个国家是世界上两大汽车强国。突出的解释是零部件的属性非常强。目前,我国零部件产业体系非常薄弱,这与该体系有着必然的联系。相比之下,地方当局甚至承诺援助整个汽车企业,却没有支持和正视零部件企业。汽车产业作为中国制造业的主要组成部分,必须更好地实施供给侧结构转型。汽车零部件行业也应该从制造转向研发,努力打造一批零部件行业的领军企业。

我国汽车行业将会显现大洗牌

目前,一些独立品牌在硬件方面做得很努力,包括生产措施和车间改造升级,但在品牌和产品方面做得不够。相反,一些对品牌和产品进行深入研究的自营品牌已经在市场上获得了良好的回报。

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汽车工业将经历一次重大的改组。企业应衡量和考虑自身在R&D的特点和制造业领导者,选择最佳方案,真正实现转型升级,直面R&D和创新,而不是专注于施工现场的再建设。汽车人再也不能像20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那样制造汽车了。有远见和集中资源是必要的。我们不仅要着眼于眼前的优势,而且不要进行技术储备,不要正视研发。

目前,我国整车厂数量庞大,规划中的新能源汽车厂甚至达到200至300家。目前的情况是,无论国家批准与否,汽车工厂正在各地积极建设。这是汽车工业中遮蔽和形式主义的主要表现和误导。对他们来说,汽车工厂可以看到和触摸他们,他们为能做这些事情感到非常自豪。至于产品研发和品牌,由于它们的无形性,在具体工作中难度大,需要的时间长,它们不会因为做得不好而被要求尽善尽美。这种现象值得反思。很难适应以制造业为中心的未来市场竞争。

我们必须压制地方的珍惜思想,系统地解决问题。汽车工业的革新基本上需要从长远的角度来进行。不突破思维的束缚,就很难实现家庭用品的变革和创新。例如,美国硅谷的成长过程已经表明,创新和创新是主要特征。

今天的硅谷已经变成了一个汽车谷。那里的领先公司在汽车类别上存在严重分歧,正在努力发展智能汽车和新能源汽车,但他们努力的重点是软实力。例如,微软的业务已经从基于硬件转向基于软件,汽车行业正在为硅谷企业的未来增长带来重大机遇。

当我参观我们的时候

事实上,在20世纪50年代初,在美国当局的领导下,出现了两个“硅谷”。波士顿东部一个128条高速公路的区域,主要由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支持,想要建立一个主要的高科技集群。几乎与此同时,在旧金山以西101号高速公路以南的狭窄区域,我也想创建一个高科技集聚区,主要依靠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支持。然而,这两个“硅谷”在未来有着不同的命运。1994年,伯克利大学教授Anali Saxony在他的著作《区域优势:硅谷和128公路地域的文化和竞争》中提到,尽管美国的高科技产业起源于128号高速公路地区,但其精神几乎都集中在高科技本身的发展上,而忽略了对铁路系统支持的创新。它只接受大公司,独立运营。其界限和组织清晰,信息流动不顺畅,传统的治理过于密集。结果,它在1980年底开始衰落。另一方面,旧金山的硅谷因其对市场规则的大量运用而欣欣向荣。

归根结底,波士顿的硅谷是由大型企业、大型投资和制造业主导的。相比之下,加州硅谷已经建立了一套不同的体系,专注于研发。

硅谷的发展充分证明了市场经济因素的决心和性别化。在市场经济因素决议的影响下,它诱发了高度竞争的产业集群的自发形成。对于硅谷的成就,专家认为,主要原因是实施了良好的市场体系和机制,以及非常独特的情况和文化。

现在,技术发展非常快。例如,IBM研究人员已经证实量子计算机比传统竞赛机器更快。目前,有其他证据证明量子竞赛机器和光子竞赛机器与传统计算机相比已经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和智能。如果这种技术应用于汽车的辅助设计和制造,将会给工业带来难以想象的变化,量子辩论机将会从头定义汽车。从当今工艺的快速增长速度来看,一种新工艺的出现可能很快会推低以前的工艺,所以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在工艺的研发上领先。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长期的增长。

中国汽车市场虽然规模庞大,但缺乏一个强大、完善、连锁的研发体系,这与国外汽车产业蓬勃发展的地区大相径庭。值得注意的是,跨国汽车公司正在我国形成研发集合。今天,跨国公司的全球生产和运营集合正在发展成为全球研发集合。不言而喻,这是一个重大变化。我们的汽车企业需要对这种变化特别感兴趣并采取预防措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