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畅新能源 > 北京市新能源车目录 > 汽车制造商恒大:地产与汽车现金流平衡

汽车制造商恒大:地产与汽车现金流平衡

新能源汽车品牌及 北京市新能源车目录 2020年06月16日

恒大在中国的表现曲线一般像其掌门人徐家印一样起伏。恒大在2017年转向福利模式后,连续两年实现净利润惊人增长,2019年上半年迅速下滑。

8月28日,恒大发布中期业绩,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近一半。不过,恒大表示,这与去年同期的高基数有关。

与此同时,恒大上半年销售出现负增长,预示着未来收入和净利润增速将进入放缓区间。

在这种背景下,恒大仍投入巨资发展新能源汽车。恒大第一个“造车”平台上半年收入飙升,但账面亏损近20亿元。

恒大正加紧打造自己的新能源汽车。8月28日,恒大自有汽车品牌“恒驰”宣布将于明年上半年开始量产。

与所有主流房地产开发商一样,恒大也面临着主营房地产业务放缓、新交易难以盈利的矛盾。然而,要解决这个难题,最关键的还是足够的现金流。超过3亿平方米的土地和5万亿元的商品是恒大未来最大的赌注。

在当天的演出会上,徐佳音没有露面。夏海钧主席发表了长篇和平独白,详述了恒大的净利润增长、房地产销售“馅饼”和行业并购,以及恒大的万亿美元空间。

图1

净利回来

财务报告显示,上半年恒大仍保持领先地位,销售2818亿元,仅次于碧桂园和万科。270亿英镑的净利润位居行业第一;149亿股东的利润份额仅次于中海地产。

然而,净利润增速明显放缓,净利润、集中销售利润和股东应占利润同比均下降约50%。

相比之下,恒大在2017年年中和2018年年中实现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224.5%和129.3%。

恒表示,上半年净利润增速下滑是因为恒大在头两年提前偿还了所有可持续发展的债务,释放了200亿元的净利润,使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达到533亿元的高水平,这在现在是正常的。“可以说,前两年的净利润增长率太高了,现在是时候恢复正常了。”

上半年的结算收入也有所减少。上半年营业收入2269.8亿元,同比下降24.40%。结算收入的减少也影响了净利润的增长率。

此外,恒大的销售增长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放缓。其2018年合同销售额为5513亿元,销售面积为5243.5万平方米,同比分别增长10%和4.25%。与2017年34.2%的增长率相比,销售额增长率下降24.2个百分点,销售面积增长率下降8.35个百分点,增长率为12.6%。

今年上半年,恒大的销量和销售面积均出现负增长。销售额为2818.1亿元,比2018年上半年的3042亿元下降了7.36%。合同销售面积为2620万平方米,比去年上半年的2906万平方米下降了9.84%。

一些业内助手指出,房地产行业的上限现在已经到位。事实上,今年上半年,房地产行业整体销售增长率大幅下降。据凯瑞统计,2018年销售超过1000亿元的30家住宅企业中,平均同比增长超过50%。今年上半年,没有一家住宅企业实现50%的增长率,大多数企业的增长率都在10%或10%以下。

销售和结算之间有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差。销售放缓意味着恒大的净利润发布在未来也会放缓。“房地产销售的高增长率不再是可持续的,房地产将很难持续

截至2019年7月,恒大已累计投资300多亿元购买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的股份,并在广州、沈阳、天津等地建厂,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

目前,恒大新能源汽车的主要平台是恒大健康。2008年上市的恒大健康,正在推动许家印未来在新能源汽车和健康产业的发展。在2019年《中国日报》上,恒大健康给出了一个不太乐观的答案。

根据半年度报告,恒大上半年营业收入26.48亿元,同比增长132.1%,毛利润6.11亿元,同比增长10.9%。

营业收入的大幅增长主要来自健康管理收入。由于销售额的增长,恒大健康的关键产品恒大健康推广谷的收入从2018年同期的11.38亿元增长至23.55亿元,增幅为106.90%。

目前,恒大健康已建成16个恒大健康促进谷,并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实现50多个建筑。预计恒大健康将在2021年陆续开业。

与收入大幅增长不同,恒大在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19.84亿元,2018年净亏损约14亿元,表明亏损仍在扩大。2017年,恒大健康的净利润为3亿元。

这与恒大在新能源上的健康支出密切相关。上半年,在100多亿元的巨额投资下,新能源汽车只带来了2.84亿元的收入。

分析师认为,新能源汽车是资本密集型资产,至少需要数百亿美元来支撑,短期内难以盈利。

为了实现主营业务和新业务之间的平衡,净负债率是一个关键指标。据《中国日报》报道,恒大的中期净负债率略有下降,仍处于行业内较高水平。

恒大今年继续发行新债,还旧债。融资形式多种多样,包括债券、信托项目、质押股权、资产证券化等。

5月24日,深交所披露,恒大地产6月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行了110亿元企业债券和200亿元企业债券。截至今年4月,已发行的债券总额为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4.9亿元。平均利率约为8.6%。

此外,恒大还在多家信托机构设立了信托项目。包括但不限于中信信托、山东国际信托、中航信托、爱建信托、大冶信托等。

S&P认为,恒大频繁发行债券将削弱其降低杠杆率的努力。

因此,将深深深房重组为a股并降低杠杆率尤为重要。根据原战略投资协议,恒大若在2020年1月31日前未能成功重组上市,将需要赎回近700亿元股权。

现在离承诺节点只剩下5个月了。

当被问及重返a股的进展时,夏海钧表示乐观,“今天一切进展顺利”。

回归日,作为一项战争投资,深交所副总裁董方和首席运营官朱国强向记者展示了恒大重组深申大厦的情况。目前,就政策而言,不存在阻碍重组的重大地位。恒大和申申一直与中国证监会保持密切沟通。

持续“输血”新能源汽车

在大举投资新能源汽车的同时,许家印也关闭了其他投资。在3月份的业绩会议上,他透露新能源汽车是恒大最后的大投资者,未来5年不会投资其他大行业。

与万科日报一样,恒大也在回归其“底板”,加快现金销售,回归现金流通,以平衡主营业务和新业务的现金流。

上半年,恒大的净负债率略有下降,现金余额为2880亿元,短期债务增加了一倍多。夏海钧的表现表明,在行业调整周期中,“现金为王”。

恒大地产的场地储备已经达到惊人的水平。据《中国日报》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集团共有864个建设用地储备项目,总规划建筑面积3.19亿平方米

这些巨大的低成本场地储备将继续为恒大提供现金流、收入和利润。这也是对恒大拓展新业务的支持。

未来似乎也属于这些巨人。“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馅饼’定在15万亿元左右。未来的市场空间不是由增量房地产市场的不断扩张带来的,而是由中小企业的消失和大企业的扩张带来的。”夏海钧示意道。

2006年,中国十大房地产开发商约占市场份额的4.7%。截至2018年底,前十名房地产开发商占26%,其中前三名占12.6%,而夏海钧认为今年的集中度仍在上升,或将达到15%-16%。

五年后,中国十大房地产开发商可能会占到销售额的40%。前三大房地产开发商将占你的20%,或3万亿元。

那时,如果中国的龙头企业想出现在前三名,他们的销售额应该达到1万亿元。

今天卖出6000亿元的恒大,雄心勃勃地要赢得一万亿元的市场。

未来还很遥远。面对复杂的融资和市场形势,恒大和融创都提出不拿地。"我们将慢慢削减食品开支。"夏海钧表示,恒大不会拿地王,也不会推高地价,而是会继续通过并购和旧制改革来获取资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