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畅新能源 > 北京新能源汽车目录 > 汽车合资股比放开之后:自主品牌壮士断腕还是

汽车合资股比放开之后:自主品牌壮士断腕还是

国马新能源汽车股 北京新能源汽车目录 2020年06月22日

“我们刚刚见证了宝马和中国汽车公司建立一个新工厂的合资企业。他们的比例不仅会超过50%,而且现在谈判可能会达到75%。”当地时间7月9日下午,李克强总理在德国总理办公室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暗示了这一点。

当天上午,宝马集团与华晨集团就合资企业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的长期发展签署了永久框架协议,华晨宝马将继续扩大投资和生产。

7月12日,德国《司理人杂志》报称,宝马将成为第一家改变合资公司股权比例的企业。它在华晨宝马的股权比例将超过50%,并试图提高到75%。

对此,记者要求宝马中国进行确认,但尚未得到明确答复。然而,华晨集团董事长齐玉民回应称,这是“胡说八道”,并暗示“没有详细的国家政策”。怎么会有具体的股份比例?”

然而,应该发生的事情终究是不能停止的,而且必须扩大股票比率。继6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分外治理办法(负面清单)(2018年版)》之后,股权分置改革的临近似乎预示着中国汽车产业的增长即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u=1579698693,474967462&fm=27&gp=0.jpg

合作共赢是王道

当地时间7月9日中午,中德两国总理和22位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了第五轮中德会谈。中国当局报道说,李克强总理说,“我们今天的讨论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在许多领域创造了‘第一’。”

李克强总理的“第一”包括中德两国在同一天签署的两项合作和讨论。“首批案例”之一是宝马在中国一家合资企业的50%股份。这一“第一个案例”对中国汽车工业意义重大。这是自中国颁布汽车行业股份比例以来,外国公司首次在中国合资企业中持有50%以上的股份。

从行业角度来看,合资企业股权比例的变化包含多重身份。宝马成为第一家,这似乎是“意料之中的”。

“有很大的机会,因为就在这个时候;还有一个不可避免的必要性。当政策扩大股份比例的限制时,股份比例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外双方的实力及其对合资企业的贡献,以及中外双方对未来市场的预期。”7月13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徐朝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

作为世界上最赚钱的汽车公司之一,如何进一步突破最大的单一市场以寻求更大的利益对宝马来说尤为重要。

今年上半年,宝马、奔腾和奥迪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其中,奔腾(包括智能)上半年售出348,000辆,同比增长14%。奥迪在中国(包括香港)销售了30.6万辆汽车,同比增长20.3%。相反,宝马今年上半年在中国的小幅增长主要来自于宝马华晨,该公司在半年内立即售出209,097辆汽车,同比增长13%。

“宝马现在与三家德国跑步和公共汽车公司竞争。在股权比例分散后,宝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与公众相比,宝马显然更为迫切。”7月12日,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恒告诉记者。

这也将极大地影响宝马的整体战略结构。“如果宝马占50%以上的股份,从宝马的角度来看,它将加倍关注合资企业,给予合资企业更多的资源和支持,并寻求合资企业更好的发展。”徐朝阳透露。

合资品牌必须考虑的问题是,在技术、实力、研发等方面占主导地位的外资企业是否会承诺,一旦合资比例扩大,将继续与国内汽车企业分享盈余。诚然,面对中国市场,外资企业的成长离不开中国的帮助。

“中外合作影响了艾尔文在合资企业中的分歧,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如果与中国合资企业分离,即使外方是控股大股东,也不会很好地运作,因为中国人更熟悉中国文化和中国市场。合作共赢为王。显然,如果我们继续保持合作关系,我们可以双赢。”13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信用委员会主席傅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上对记者表示。

从国外媒体的消息来看,华晨宝马的股份比例发生变化的可能性极高,但双方尚未确定最终的股份比例。即使宝马获得了控股权,股权比例调整的后果也将取决于中外股东的结构和能力。

华晨宝马的扩散效应

股票比率的变化触动了华晨最敏感的神经。

该事件被媒体报道后,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中国”和01114.HK)的股票价格在下午开盘时大幅下跌,最高跌幅为18%,最终收盘跌幅收窄至12.55%。

宝马华晨对华晨非常重要。华晨中国2017年度财务报告显示,集团实现收入53.05亿元,同比增长3.5%。股东应占净利润43.76亿元,同比增长18.85%。其中,华晨宝马集团实现净利润52.38亿元。这意味着,如果扣除宝马贡献的净利润,华晨在中国的其他销售将遭受8.62亿元的净亏损。

一直依赖宝马的华晨集团一直在努力发展自己的品牌。依靠宝马的帮助,华晨董事长祁玉民多次透露,华晨的雄心是成为中国的宝马。然而,事实是华晨中国总是在自己品牌的边缘犹豫不决。2017年,陈绍华在中国销售了98,815辆汽车,同比下降40.3%。

一直以来,华晨在宝马华晨中的话语权很低,地方当局的意愿将成为影响谈判有效性的关键因素。

“华晨宝马是当地政府经济的主要来源,所以沈阳肯定希望华晨宝马能进一步发展。如果外方持有大量股份,地方当局肯定有所收获,也有所损失。然而,当地政府不得不考虑目前必须保留宝马,尤其是如果外方想要进一步增加投资的话。这肯定会对地方当局有利,但不幸的是控制权减少。”安庆恒告诉记者。

毫无疑问,宝马将进一步增加对华晨宝马的投资,这将进一步促进其在辽宁和沈阳的投资,以及整个当地房地产链的增长。

华晨宝马已经连续12年成为沈阳最大的纳税人。目前,华晨宝马拥有350家一级供应商和400多家二级供应商,其中20%以上来自辽宁。2009年至2016年间,华晨宝马在中国内地的购买量增长了5.5倍,达到5000多亿元人民币,其中约三分之二来自辽宁。截至2017年底,华晨宝马在该地区创造了近17,000个高质量的工作岗位。

当地时间7月9日上午,宝马集团与华晨集团在柏林签署了华晨宝马长期发展框架协议。双方将继续扩大在沈阳的投资和生产。第二阶段的两个指导方针是在2019年华少晨报上将宝马的汽车生产能力提高到52万辆,宝马iX3将在沈阳投产,并于2020年出口到世界各地。

这意味着宝马已经将沈阳作为其主要的能源战略基地,双方的合作已经突破了在中国市场的容纳限制。宝马将通过华晨宝马拓展全球新能源市场。

壮士断腕照旧背水一战?

过去几年,“依靠合资企业培养自力更生”一直是中国对自力更生品牌需求的主要形式。一旦合资企业的股权比例分散开来,其他企业也会效仿,而像华晨这样在合资企业中成长起来的企业将不得不走出温室。

有许多汽车公司长期过度依赖合资企业,包括一汽、BAIC、冯春等大型国有汽车集团。根据北京汽车(01958.HK)有限公司2017年的财务报告,该集团的o

在过去几年里,对于是否将推出股份比例,有两种针锋相对的声音。反对者认为,一旦品牌传播开来,这将是对成长中的独立品牌的巨大攻击。支持者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扩散是一种增长趋势。政策珍惜让部门和企业获得了新的生命,而不是发展自己的品牌。

“目前,由于股权比例分散,独立品牌不得不接受股权分散的事实。”安庆恒说。

傅成否认中国汽车对外开放的进程在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快速推进。今年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宣布了一系列扩大中国对外开放的新举措。中国计划放宽对外资在中国汽车工业中所占份额的限制,并降低汽车关税,从而打开越来越大的大门。

4月17日,国家发改委(NDRC)暗示将分阶段取消汽车行业的持股比例限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透露,汽车行业将根据不同类型在过渡期内对外开放,特殊用途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外资比例限制将于2018年取消。2020年取消商务车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到2022年,乘用车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将被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将被取消。

6月2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商务部联合发布《外商投资准入分外办理办法(负面清单)(2018年版)》,从7月28日起取消专用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外资比例限制。

当然,对于独立品牌来说,股份比例的开放并不完美或糟糕。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2017年销售数据,自主品牌的市场份额为43.9%。根据子品牌生产和销售数据,在中国市场的前10个汽车品牌中,7个是合资企业,另外3个是吉利、长安和长城。

傅成否认,不仅独立品牌,而且合资品牌都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在后合资时代,中国的合资企业正处于十字路口。今年上半年,菲亚特、铃木和其他品牌走出了中国。长安福特和神龙等主流股份制汽车公司今天也面临危机。

然而,合资企业中股权比例的扩大也可能改变合资企业之间的竞争方式。“必须有其他合资企业跟进。在最终决议中,各方的股份比例应由各方决定,价值应由各方决定。外国合营者在一些合资企业中的股份比例将会增加,降低外国合营者在一些合资企业中的股份比例的可能性不会被排除。”亚太电力公司中国区副总裁梅告诉记者。

梅表示:“当政策进一步展开时,外资将选择最合适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简单地选择弱势合作伙伴。单独投资或选择可控的弱势合作伙伴并不是最佳选择。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来弥补短板、获取关键竞争因素、降低风险并获得持续增长,是外资企业在中国立于不败之地的需要。”

合资公司的股权比例将是两家公司之间一场全面而持久的博弈。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华晨宝马的持股比例发生变化,具体实施时间也应该等到2022年汽车行业的持股比例完全铺开的时候。

然而,根据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6月28日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殊治理办法(负面清单)(2018年版)》,制造专用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外资比例限制将于今年7月28日生效。

尽管没有迹象表明有一家新能源合资企业会改变当前的股权比例设计,但中国已准备好向外界开放其新能源汽车制造业。

对于中国的汽车产业来说,真正的对手不再是如何挑战由跨国汽车产业奠定的百年基础,而是如何面对这个时代所赋予的新机遇。

汽车工业正面临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改革。亨利福特,

“如今的独立品牌已经显示出非常严重的差异化。那些发展良好的企业像SAIC和吉利,远远领先于其他企业。然而,对于那些没有成长起来的汽车公司来说,分散他们的股份是有好处的。他们要么会摔断手腕,要么会成为最后一搏。”资深汽车媒体人士何伦告诉记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