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畅新能源 > 北京新能源汽车 > 特斯拉上海建厂 马斯克和贾跃亭谁会跑在前面?

特斯拉上海建厂 马斯克和贾跃亭谁会跑在前面?

微型新能源汽车价 北京新能源汽车 2020年06月22日

7月12日,埃隆马斯克将鲜红色的泰莎拉到北京。上周,他忙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在7月9日,他将迷你潜艇运送到泰国营救13名被困的泰国足球运动员。在第二世界的下午,马斯克出现在上海,完成了一项对特斯拉来说意义重大的合同:将在上海临港(21.670, 0.00, 0.00%)区域独资扶植集研发、制造、发卖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等工场(Gigafactory 3),打算年生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成为上海历史上最大的外国制造项目。

谁也不能忽视这次谈判的时机。

7月6日,美国正式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25%的关税。作为回应,中国也在同一天对相同规模的美国产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关税调整后,特斯拉成为首批涨价的美国车企,最高涨幅达25.662万元。

在接受《时代周刊》记者采访时,国际商业学会中国、美国和欧洲战略经济研究中心主席李勇解释了特斯拉工作室为何在此时登陆上海:“首先,它证实了中国正在实行开放政策。其次,这表明中国市场对美国企业来说是不可或缺的。第三,当前美国的商业保护主义将使美国企业加倍努力考虑在中国投资的可能性。在中国颁布新能源汽车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后,特斯拉是第一家提出将在中国设立全资超级工厂的企业,这一举措发挥了主导作用。在它的领导下,将会有更多的美国企业进驻中国。这就是中国开放市场的吸引力。”

马斯克将上海的新工厂命名为无畏号。经过许多波折,无畏号终于停泊在上海这个大港口。传统汽车公司和特斯拉都将制造新汽车,这已成定局。如何利用好这条鲶鱼已经成为中国决策者的一个新考验。

“特斯拉在上海的存在将对中国电动汽车行业产生积极影响。此外,特斯拉还有许多技术优势,包括智能等。这将促进中国新能源(5.560,0.12,2.21%)汽车行业之间的竞争。”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项目组组长王炳刚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协会秘书长崔东树向《时代周刊》记者指出,特斯拉代表了世界新能源汽车的顶级水平,并在早期积累了丰富的制造和设计经验。进入中国后,特斯拉可以促进国产新能源汽车的增长,“促进优胜劣汰,引导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走向更高的竞争水平”。

对准北京、上海两大市场

许多年后,特斯拉(一款国产特斯拉)的粉丝们可能仍会喜欢这一场景:7月的一个早晨,马斯克身着深灰色西装,站在上海街头繁忙的街头,用十种特别的姿势吃着麻辣煎饼水果和土豆里脊。此外,他在上海传统小吃连锁店乌鲁木齐中路店点了一片鸡肉片和一碗汤面。

这份食谱与外国游客寻找的相似,反映了马斯克悠闲的中国之旅。

7月10日晚,马斯克代表公司与上海市有关部门签署合作备忘录,沿途与上海市市长应永共同亮相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和特斯拉(上海)电动汽车研发创新中心,并与上海港管委和港务集团签署纯电动汽车项目投资和洽谈。

同一天,上海市政府发布《上海市贯彻落实国度进一步扩大开放重大行动加速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系动作方案》,提议上海将争夺外国新能源汽车项目的落地权,并表示上海将根据国家安排,加快取消汽车制造业外资参股数量和整车厂合资企业数量等限制——特斯拉已成为上海首家受益于新能源合资企业的外资汽车企业。

“特斯拉处境特殊,一直在寻求独资经营。事实上,独资企业就是独资企业。问问那些在中国设立合资企业的外国汽车公司,他们是否愿意设立独资工厂。因此,外国商人需要一个了解中国市场并协调各种关系的合作伙伴。”汽车行业分析师钟石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特斯拉将支持美国以外的第一个超级工厂和上海最先进的电动汽车工厂。”会上,马斯克特意做了一个新发型

同日,马斯克还会见了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签字仪式结束后,在和平餐厅外,马斯克邀请李强坐在3型车的驾驶座上,操纵中央控制屏幕直接解释,以展示特斯拉的功能。与此同时,马斯克用手指在中央控制屏幕上画了一个笑脸图案,并将表情延伸到北京。

7月11日,马斯克来到了特斯拉在中国的第一站——北京。7月12日上午,北京市市长陈吉宁在接见北上的马斯克时建议:“在新一轮开放进程中,北京将进一步转变和优化经营格局.特斯拉在北京设立总部,并在美国以外建立第一个研发中心,这充分表明了特斯拉对与北京合作的赞赏.我们将全力支持特斯拉在北京的发展。”

“北京科创中心去年年底注册,但现在才刚刚发布,显示它是上海的电池和汽车制造车间,北京仍是总部和运营中心、结算中心和研发中心。”汽车专家冯世明认为,马斯克希望平衡北京和上海这两个主要市场,因为该公司在中国的总部将保持不变。

7月12日晚,踏上归途的马斯克重复了三条微博,用“了不起”和“卓越”两个形容词来总结他为期三天的上海和北京之行:“(我们)与中国高层领导人进行了非常好的会晤,并就未来的长期发展进行了非常有见地的交流。”

拥挤的中国新能源车道

6月28日,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联合发布《外商投资准入希奇治理办法(负面清单)(2018版)》。该文件在原规定“中国汽车制造业的股份比例不得低于50%”的基础上,增加了“除专用汽车和新能源汽车外”的项目,从而切断了特斯拉进入中国的障碍。此外,该文件还定义了“2020

年取消商用车制造业外资持股比例限制;2022年,外国投资乘用车制造的库存比率限制将被取消。"

7月10日,当马斯克从泰国飞往上海签署合同时,李克强总理和默克尔总理访问了德国的JAC公共。李克强总理故意向德国官员询问企业的股份比例。当他得知现在还是50: 50时,他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持有更多的股份。中国正在推进新一轮的对外开放,开放汽车等领域的股权比例限制,你们的企业在中国注册。我们平等对待所有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

这一次,中德第五轮谈判取得了丰硕成果:公众和江淮联手推出纯电动汽车,宝马向宁德时代发出了一份大订单(83.900,1.20,1.45%)。与此同时,国内的自营汽车企业技术极其娴熟。7月10日,长城高调竞购宝马,以弥补新能源的短缺。此前,北汽新能源借壳SST先锋(52.690,0.00,0.00%)获批,并将很快登陆资源市场。具体来说,2018年上半年,SAIC、广汽、BAIC、吉利和比亚迪(43.950,-2.00,-4.35%)频繁使用新能源汽车,并争相发布数百万辆新能源汽车的长期销售政策。

当时中国的新能源车道非常拥挤。

汽车行业研究员、独立汽车顾问张翔对《时代周刊》记者进行了分析。新能源车道拥挤、投资额巨大的主要原因是国家实行双点政策,鼓励企业生产更多的新能源汽车,“减少传统汽车的负点和油耗”。此外,“前几年的房地产积累也为传统汽车公司转向新能源提供了支持。”

2017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宣布,它正在起草一份撤出燃油汽车的时间表,预计时间窗口为2025-2035年。在今年的两会期间,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伟透露,到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将占到8%,到2020年将占到10%,根据目前中国汽车的生产和销售数据,2019年新能源汽车的生产政策是220万辆,2020年是290万辆。

http://www

“很难想象‘加州温室花卉’不能适应中国激烈、全面、复杂的市场竞争。”威来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如斯坦直接回应了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厂。李斌表示,他对中国企业“有绝对的决心”,“最终的胜利必须属于中国汽车企业”,但“互相学习是很好的”。肖鹏告诉时代周刊的记者,特斯拉的到来不会改变其产品的迭代速度。此外,肖鹏汽车的价格也将与之前设定的区间挂钩,补贴前的价格在20万至28万元之间。”我们将继续专注于自己的事务,并努力在年底前实现目标。"

王炳刚持有同样的观点。他认为特斯拉无法挤掉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只会占据一部分市场:“特斯拉只是市场细分的一部分。它属于豪华车、高档车和高动力车,拥有反应灵敏的消费者群体。”然而,钟石表示,特斯拉是否会对国内电动汽车企业产生影响仍存在疑问,因为它“尚未亮剑”:“这取决于特斯拉未来的模式是否有影响,以及它未来将生产什么产品。特斯拉以前的进口产品非常高端,在品牌建设中起着主导作用,但当它们真正落地时,就没有贸易价值了。因此,特斯拉的上海工厂必须在20万至40万元人民币的范围内生产更受欢迎的车型。”

“特斯拉是世界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标杆。进入中国后,特斯拉必定会利用中国本土的人才和供应链,让我们获得一批新能源汽车人才和配套的供应商体系。”张翔在接受《时代周刊》记者采访时的表现。此外,张翔强调,特斯拉在中国的成立将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税收和更高的价格。

“在分享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同时,也将加速整个产业链的增长。”

鲇鱼照样花朵?

“我很快就能买到20多万元的国产特斯拉,我的新能源公司终于可以使用它了!”上海签约仪式的消息传出后,许多吃甜瓜的人都非常兴奋。但特斯拉随后的声明粉碎了旁观者的希望:我们预计在获得所有必要的批准和许可后,将在不久的将来开始建设。此后,开始生产汽车将需要大约两年的时间。再过两到三年,它将能够每年为中国市场生产约50万辆汽车。

至于国产特斯拉的售价,这取决于特斯拉工厂的位置:如果它建在上海自由贸易区,仍将征收进口关税,但根据现行政策,美国制造的汽车进入中国市场将征收40%的关税。“FTZ生产的特斯拉可能不会对美国制造的汽车征税,但会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进口汽车征税,即15%,因此总价格仍然很便宜。”知名汽车博客作者于新烈评论道。

目前,关于特斯拉上海工厂的位置有很多意见。据了解该项目的人士透露,车间的选址已被优雅地决定,不是特斯拉在临港的注册地址,而是在泥镇南部和鲁超港周围,后者隶属于上海自由贸易区洋山保税港区的限制。

特斯拉工厂是否会在FTZ建立也引发了许多争论。崔东树认为,在新能源汽车的外资股份限制出台后,特斯拉拥有的车间是否在FTZ建造并没有任何区别。然而,一些业内人士暗示,如果特斯拉被允许在非自由贸易区设立一家全资工厂,这将意味着宝马、福特和已经成立新能源汽车合资企业的公众将会有某种不屈不挠的等待。

马斯克欢欣鼓舞的心情让他想起了另一家汽车制造商:贾跃亭。据Caixin.com介绍,在广州南沙未能与特斯拉竞争之后,贾跃亭是第二方案的首选,所有原本给予特斯拉的土地和政策都已获得。马斯克和贾跃亭,特斯拉VS瑞秋和博宁,谁会真正跑在前面,制造第一辆真正的汽车?

张翔告诉《时代周刊》记者,“特斯拉必须在前面”。他指出,特斯拉成立已有13年,拥有3万多名员工,“贾跃亭还没有制造汽车。你是否可以买车,以及你是否有权在明年决定这个职位,这些都不得不被质疑。尽管恒大现在有了自己的后盾,但贾跃亭自身的债务问题仍未解决,前景也并非扑朔迷离”。然而,钟石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判断:“贾跃亭熟悉国内事务,有些问题可以比较。它应该相对简洁,并可能比特斯拉的独资企业实施得更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