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畅新能源 > 北京新能源汽车目录 > 比亚迪“广告门”局中局:跨越5000万与120万的“

比亚迪“广告门”局中局:跨越5000万与120万的“

新能源汽车品牌大 北京新能源汽车目录 2020年06月22日

7月16日,一位接近比亚迪的人士明确透露,与阿森纳的合作金额为5000万英镑,但李娟向比亚迪出价120万英镑。

比亚迪被历时3年、价值11亿元的玫瑰广告公司事件推到了风口浪尖。

尽管公安部门介入了调查,关键人物李娟也受到了警方的限制,但比亚迪和同时声称是受害方的广告提供商却有不同的计划,事件的真相仍不确定。

7月16日上午,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002594。深圳)针对最近引起广泛关注的巨大广告代理事件发布了澄清通知。

比亚迪表示,李娟和互联网上发布的“陈震宇”不是比亚迪的现任或前任员工,也不是比亚迪的董事、主管或高级管理人员。李娟伪造了代表比亚迪与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签署的合同中使用的印章。李娟涉嫌利用比亚迪员工身份伪造印章签署合同,构成犯罪。比亚迪已经向警方报告了上述事件。警方已经介入进行探访,李娟现在已经被警方接受为强制措施。

这是比亚迪官员在不久的将来第四次就该事件发表言论。新浪微博或官方网站上强调“比亚迪对此一无所知,与比亚迪无关”的前三个声明的不同之处在于,比亚迪的声明并没有给出相关的“无知”声明。比亚迪表示,作为受害方,将积极配合各方警方调查,依法维护自身权益。

与此同时,比亚迪官方微博通知信表示,愿意积极与相关公司沟通,将根据警方对相关事实和金额的核实和确认,配合相关公司讨论合理的解决方案,集团采购部首席经理将负责预约迎接。

尽管如此,广告提供商坚持认为比亚迪不可能完全“不知道”。7月16日下午1: 00,参与比亚迪“广告门”的上海宇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宇宏”)和上海京智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京智”)四家供应商联合召开媒体发布会,解释比亚迪与广告供应商在金阁事件中的合作。

几家供应商联合透露,据他们所知,今天涉及的金额近11亿元,主要分为两个部门:筹集资金和做运动。值得注意的是,宇宏文化负责人王晓婷也出现在现场,展示了宇宏文化与比亚迪合作的一些证据。

负责竞选情报广告的人暗示,李隽自首了,而不是比亚迪报警并被强制免职。

7月15日,上海宇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比亚迪广告门事件的声明》。李娟以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的名义承包给宇宏有限公司的广告销售都是比亚迪旗下的真实销售。在这个过程中,比亚迪的广告部和该地区的相关人员进行了沟通,并在事后确认了大量的销售。

到目前为止,这一事件仍在继续发酵。

2015-10-29T025454Z_702270087_GF20000037149_RTRMADP_3_BYD-RESULTS_副本.jpg

事件陷入“罗生门”

本案的核心人物李隽的身份是解开许多谜团的关键。

7月15日,比亚迪相关负责人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上告诉记者,李娟肯定不是比亚迪的员工。李娟告诉广告提供商,它代表的不是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

但在过去三年合作过的广告供应商眼中,李娟是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的高级经理,代表比亚迪与供应商讨论广告业务。

“她的真名是李娟,但每次来比亚迪总部,她都自称王晓婷,后者告诉于红,对于其他供应商,她的身份是李娟,比亚迪上海市场部的首席经理。”7月16日晚,一位接近比亚迪的人士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告诉记者。

在过去的三年里,在李娟的帮助下,广告提供商组织了一系列的活动,媒体也对相关活动进行了报道。这使他们相信了李隽的身份。“BY”的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对李隽是如何被警方抓获的意见不一。根据比亚迪的声明,合同欺诈被怀疑是犯罪,并被警方拘留。不过,比赛情报广告负责人表示,李娟自首了。据媒体报道,李娟之所以选择举报此案,是因为他失去了与网上陈震宇的联系,无法从供应商那里获得债务。然而,他没有报案,最终以1200万元的房子不明为由自首。

然而,根据来自各方的消息,李娟不是比亚迪的员工。据李娟自己说,她只是负责舞台前面操作的“木偶”,而她身后的人是陈震宇。

据媒体从匿名渠道获得的李娟写的《上海比亚迪情形说明》,陈震宇自称是比亚迪集团的隐形股东,并向集团副总裁李柯请示。7月16日,李柯回应媒体称他“被骗子骗了”,并希望警方逮捕李娟、陈震宇以及该部门背后的广告公司。

此时,事件再次落入罗生门。然而,仍然很难判断谁在说谎。简而言之,三方之间的关系是比亚迪被李隽盗用为公司高管,伪造文件和公章,而自己对此一无所知。李娟被自称是比亚迪隐形董事的陈震宇骗了。然而,广告提供商被李隽骗,自己掏钱为比亚迪经营业务。

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李隽的犯罪思想是什么?另外,如果李隽确实犯了欺诈罪,这种欺诈的交易逻辑是什么?她如何从中获利?

有人怀疑供应商是否向李娟提供了回扣作为回应。然而,在7月16日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几家广告供应商的高管表示,几家供应商没有给李娟任何回扣。这些合同都是通过招标获得的。所谓的欺诈在李隽身上并不存在。

“在汽车行业,主机厂拖欠公关费用是很常见的。此时,乙方需要预付资金,其中一些甚至拖欠一两年。”一家高级公关公司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告诉记者。但这并不意味着李隽会从中受益。

一般来说,如果甲方与乙方的广告公司签订广告合同,甲方应向广告公司支付相关费用。在这起事件中,看起来更像是中央政府官员李隽告诉供应商为比亚迪开展一项活动,但该公司事先支付了费用。可以说,这笔钱是由被告知的供应商直接支付给处理相关事宜的人员,而不会到达李娟。

李娟如何骗取钱财仍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

比亚迪完全不知情?

事件迅速发酵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比亚迪之前表现出“完全无知”。

7月12日,比亚迪官方微博发布《关于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名义开展相关买卖的声明》,称从2017年5月起,李娟将使用上海宇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称自动与比亚迪连接,从试用开始免费进行广告宣传,并免费使用自身资源(广告和活动)。

比亚迪透露,李娟以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的虚假身份,伪造了许多比亚迪的印章,并以比亚迪的名义,与多家单位名单和机构合作进行广告宣传。比亚迪透露,它不知道上述事情,该事件与比亚迪无关。

比亚迪强调,它对李娟和其他人用伪造印章签署的协议一无所知,或与之无关。

这份书面声明引起了对方,——广告供应商的强烈不满。7月12日,上海京智宣布,一个名为《人BY脸,全国无D》的微信张文称比亚迪为“一个老赖的诞生”。据悉,该事件涉及数十家广告提供商,拖欠广告费高达11亿元,至今已有三年。比亚迪不知道这么长的时间和这么复杂的广告费。

供状提供者透露,比亚迪不可能不知道今年5月宣布赞助英超足球俱乐部阿森纳的转会。当时,比亚迪的官员对他们与英超俱乐部朱门阿森纳的合作做了大量的宣传。此外,比亚迪

然而,比亚迪在7月12日的公告中暗示,2018年4月,李娟以上海宇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以资源捐赠和优惠价的形式宣传比亚迪与阿森纳足球俱乐部之间的广告。

7月13日晚,英超阿森纳足球俱乐部发表声明称,比亚迪认为自己已成为一起欺诈案的受害者,该案涉及根据比亚迪与阿森纳共享的信息进行的多次招供和谈判。

阿森纳表示,今年5月8日,俱乐部和比亚迪在酋长球场举行了一个仪式,宣布双方合作。这一事件还涉及已经启动的合作。我们正在询问事件的现状,并与比亚迪的高级代表进行合作,之前比亚迪的高级代表曾参与讨论此事。作为对这一事件的回应,俱乐部不会宣布任何进一步的讨论。

上海于洪负责推进这一事件。根据阿森纳的一份官方声明,7月15日晚的声明暗示比亚迪认为自己已经成为一场欺诈的受害者,这场欺诈涉及许多供词和讨论。然而,据报道,比亚迪迄今只向上海警方报告了伪造公司印章的罪行,而没有报告所谓的欺诈行为。比亚迪报道称,李隽在未来的高压下投降。当警方没有查明案件的事实时,他们向阿森纳发出了带有任意猜测的通知,通知的内容与报道的内容不符,涉嫌误导公众。

7月16日,上海宇宏的负责人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告诉记者:“公司拥有比亚迪阿森纳项目的代理授权文件。”此外,比亚迪已经签约与阿森纳通信。其中,qq邮箱由李娟操作。她被比亚迪的byd.com邮箱复活了,这是比亚迪官方认可的邮箱域名。

7月15日,比亚迪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比亚迪和阿森纳的合作项目确实存在,比亚迪品牌和公关总监李伟也出席了比亚迪和阿森纳的协议签字仪式。我参与了项目的评估,但我不知道项目的早期是如何引入的,也不知道与李娟有什么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比亚迪在今年6月13日首次就欺诈发表声明。然而,在7月12日事件爆发后,比亚迪只是从微博上删除了所有关于阿森纳的相关内容。

此外,一些广告提供商质疑为什么比亚迪在5月底发现为什么没有采取任何行动。6月20日,李娟作为上海比亚迪的首席经理,继续与广告提供商合作。

比亚迪是否知道以及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事件的下一步。此外,比亚迪作为上市公司,将影响投资者对比亚迪的判断。7月16日,比亚迪收于43.95元,下跌4.35%。

尽管比亚迪在其官方微博通知信中表示,将与相关公司合作,在警方核实相关事实和金额的基础上,讨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但集团采购部门的首席经理将负责预约迎客。然而,截至今日,记者了解到,广告提供商和比亚迪尚未就相关事件的真假达成一致。

签约阿森纳的“连环局”

问题的关键是,比亚迪和阿森纳的实际签约金额是多少?在此之前,有120万和5000万数字。

7月16日,一位与比亚迪关系密切的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明确表示,与阿森纳的合作金额为5000万英镑,但李娟对比亚迪的出价为120万英镑。

如此大的差距确实令人惊讶。“实际情况是李隽和上海宇宏花了5000万元和阿森纳签订了一份合同,他们签的印章是比亚迪的假印章。与此同时,李娟和上海宇宏与比亚迪签署了一份120万英镑的合同。真正的比亚迪只与上海宇宏相连。比亚迪给上海宇宏钱,上海宇宏给阿森纳钱。但后来比亚迪意识到,李隽用比亚迪股份的假印章与阿森纳签订了一份合同,金额为5000万英镑。”上述人士进一步建议。

然而,一家世界级足球俱乐部两个赛季120万元的合同成本显然不符合市场情况。然而,比亚迪选择相信并派其高管李伟出席签约仪式,这似乎有些“奇怪”。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120万英镑可以完成与顶级足球俱乐部的两个赛季的合作。比亚迪对此毫无疑问吗?

对此,上述与比亚迪关系密切的人士进一步告诉记者,“李娟这样说,原来的合作伙伴可能会暂时退出,因此职位空缺,存在暂时的泄密。一季60万英镑,两季120万英镑。”

该消息人士还透露,比亚迪意识到“陷阱”的轮廓将在今年5月左右。那么,“两面派”李隽是怎么做生意的,又是怎么赚钱的呢?为什么这样的“陷阱”会越来越大,直到达到11亿?

“她支持比亚迪,去了金融,承诺高利息和中介费用,最后所有的钱都给了宇宏。”上述恋人提到了李娟的工作重点。据这位爱人说,李隽一丝不苟,“胆大包天”,甚至想“跑”一大票后,设置了一系列陷阱。

然而,李隽最终还是自首了。毕竟,真正的情况是什么?谁在撒谎?本报将继续密切关注。

标签: